当前位置首页> 新闻中心 > 时事新闻

5G或将入围十三五计划 中国领跑5G时代不是梦

浏览量: 时间:2015-06-25 09:17

      来源:通信世界网

随着ITU-R世界无线电大会(WRC-15)会期的临近,全球5G研发活动明显升温。移动通信产业界和相关政府部门都加大了对5G研发的投入,掀起了5G研究的第一波热潮。实际上,在推动5G的发展方面政府会扮演更加积极的角色。近日有消息指出,十三五拟推重大工程创新计划,5G网络或将入围。

5G或将入围十三五创新计划

随着我国经济进入新常态,创新作为驱动发展的持久动力,将在十三五规划中获得重点强调。考虑到当前我国在创新成果方面存在区域、行业以及板块分布的不均衡,十三五期间,中国将在强调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同时,重点发掘国企和大学的潜力,学习其他科技强国的先进经验,出台重大工程创新计划。从前期研究看,生物工程、新材料、5G网络等领域可能进入政府扶持计划。

随着投资对中国经济的拉动作用持续减弱,创新对增长的意义却在逐步增加。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杨伟民表示,只要有钱就可以无限度投资,投下去就有回报的时代已经过去了。现在投资的空间尚存,但是相对来讲不如过去。在这种情况下,保持经济合理增长就要逐步把动力转向创新,把投资和创新紧密结合起来。

据记者了解,我国对科研创新的支持力度不断加大,也取得了丰硕的科研成果。2013年,中国科研(R&D)经费占GDP比重首度突破2%;企业R&D经费支出占全社会总量七成以上。到2014年,国内专利申请量连续4年居世界第一;国际专利申请量仅次于美国、日本,年增长率18.7%,世界第一。

具体谈到十三五期间我国政府可选的重大工程创新项目,中国生产力学会创新推进委员会顾问郑新立郑新立认为,可以考虑生物工程、新材料、5G网络等领域。在新材料方面,他建议主要瞄准碳纤维、石墨烯等既能够减轻重量又可以提升强度的项目。在芯片领域,超前布局5G网络,争取最终能够建成全球最为便捷的WiFi网络,这样也有助于降低上网费用。

不过,郑新立也同时提醒,这些项目的推进还是要以需求为导向,让企业自主决策,政府主要工作在于定政策,并对选定项目进行一定的财政补助。尤其要吸取此前的一些教训,避免无核心技术就迅速推广从而导致失误。

政府在5G研究中将更为积极

Strategy Analytics无线运营商战略高级分析师 杨光指出,目前国家和区域政府在5G研究中将扮演更为积极的角色。传统上,东亚国家政府对引导产业发展具有较高热情,在3G和4G时代,中、日、韩等国政府都对技术标准的选择与发展给予了很多的引导与支持,借此促进本国产业的发展,在5G时代,这一传统将得以保持。

目前,中、日、韩三国政府都在积极推动本国在5G技术方面的研究,通过设立国家研究计划及成立产业组织,推动本国在5G时代抢占先机。例如,我国工信部、发改委和科技部联合推动成立了IMT-2020(5G)推进组,聚合产学研用力量、推动我国5G技术的研究与国际合作,其成员包括了我国主要的运营商、制造商以及高校和科研机构。同样,韩国的5G Forum和日本的5GMF等5G行业组织也都具有很强的政府推进背景。韩、日政府也分别制定了关于5G发展的战略目标,并计划利用2018年平昌冬季奥运会和2020年东京夏季奥运会的机会,实现5G网络的早期商用部署。

东亚国家政府在技术发展方面的积极姿态对其它国家或区域政府产生了显著影响。例如,欧盟采取了比3G和4G时代更为积极的产业政策,不但在其第七框架研究计划(EU Framework Program 7)中设立了多个关于5G技术的研究项目,还利用“公私合作机制”(Public Private Partnership)设立了“5G基础设施公私合作项目”(5G PPP),计划在2020年前对5G研究投入7亿欧元,以保持欧洲在先进无线技术领域的竞争力,刺激欧元区经济发展。

中国5G研发加速跑

1G到4G解决的主要是人与人之间的通信,5G则是要解决人与物、物与物之间的通信,并且在此基础上实现无处不在、低能耗、更安全的网络。虽然目前5G标准仍未明确,但物联网带来的庞大终端接入、数据流量需求以及种类繁多的应用体验提升需求等,使得关于5G的需求已经提前得到了业界的广泛认可。

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通信标准研究所所长王志勤认为,移动互联网和物联网是5G发展的双驱动,在物联网和移动互联网两大趋势的推动下,5G正成为各方关注的焦点。

Ovum电信行业首席研究官 Mark Newmanz表示,5G越来越被视为一种支持物联网的技术。正因为如此,5G承载的功能正在发生变化,改善网络延迟与速度的提升同样重要。而新概念如工业互联网、“工业4.0”也正与5G的商业案例相挂钩。

为了让技术跟上时代变化,我国三大运营商均积极参与5G研发。中国移动早在两三年以前就已经启动了5G技术的研发工作,并持续推动虚拟化云端无线接取网络(C-RAN)。中国移动在MWC2015上,还宣布与日本NTT docomo、韩国KT开展5G合作,3家运营商将共同针对亚洲市场研究和丰富5G的需求,开展5G关键技术及系统验证,并与全球标准化组织合作以实现全球协调一致的频谱规划和统一的5G标准。

中国移动大步向前,中国联通、中国电信也不甘落后,已投入巨资进行5G的研究,目前已经在5G需求、愿景、关键技术等方面取得了积极的进展。

而我国的设备商华为、中兴也在全力开发5G技术,这些技术将支撑移动连接的未来。他们公司希望2018年能测试某种5G技术。

据了解,华为目前已经在5G组网架构、频谱使用、空口技术、基站实现等多个领域取得了突破性进展。华为无线网络产品线杨超斌曾透露:到2020年,华为将投入6亿美元研发5G技术,实现5G标准化。按照整体规划,到2018年华为将开始部署5G实验网,2020年部署5G商用网。

而中兴通讯方面则推出了“Pre-5G”的方案,这是介于4G和5G之间的概念。Pre-5G在吞吐率、延迟等方面能够提供远远高于4G的用户体验,甚至可达到接近5G的水平。而Pre-5G与真正的5G区别在于:5G需要等待标准完成、芯片与终端成熟才能被用户接受,而Pre-5G则可以在4G网络上逐步引入,让用户更早体验到类似5G的服务。

随着ITU-R世界无线电大会(WRC-15)会期的临近,全球5G研发活动明显升温。移动通信产业界和相关政府部门都加大了对5G研发的投入,掀起了5G研究的第一波热潮。实际上,在推动5G的发展方面政府会扮演更加积极的角色。近日有消息指出,十三五拟推重大工程创新计划,5G网络或将入围。

5G或将入围十三五创新计划

随着我国经济进入新常态,创新作为驱动发展的持久动力,将在十三五规划中获得重点强调。考虑到当前我国在创新成果方面存在区域、行业以及板块分布的不均衡,十三五期间,中国将在强调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同时,重点发掘国企和大学的潜力,学习其他科技强国的先进经验,出台重大工程创新计划。从前期研究看,生物工程、新材料、5G网络等领域可能进入政府扶持计划。

随着投资对中国经济的拉动作用持续减弱,创新对增长的意义却在逐步增加。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杨伟民表示,只要有钱就可以无限度投资,投下去就有回报的时代已经过去了。现在投资的空间尚存,但是相对来讲不如过去。在这种情况下,保持经济合理增长就要逐步把动力转向创新,把投资和创新紧密结合起来。

据记者了解,我国对科研创新的支持力度不断加大,也取得了丰硕的科研成果。2013年,中国科研(R&D)经费占GDP比重首度突破2%;企业R&D经费支出占全社会总量七成以上。到2014年,国内专利申请量连续4年居世界第一;国际专利申请量仅次于美国、日本,年增长率18.7%,世界第一。

具体谈到十三五期间我国政府可选的重大工程创新项目,中国生产力学会创新推进委员会顾问郑新立郑新立认为,可以考虑生物工程、新材料、5G网络等领域。在新材料方面,他建议主要瞄准碳纤维、石墨烯等既能够减轻重量又可以提升强度的项目。在芯片领域,超前布局5G网络,争取最终能够建成全球最为便捷的WiFi网络,这样也有助于降低上网费用。

不过,郑新立也同时提醒,这些项目的推进还是要以需求为导向,让企业自主决策,政府主要工作在于定政策,并对选定项目进行一定的财政补助。尤其要吸取此前的一些教训,避免无核心技术就迅速推广从而导致失误。

政府在5G研究中将更为积极

Strategy Analytics无线运营商战略高级分析师 杨光指出,目前国家和区域政府在5G研究中将扮演更为积极的角色。传统上,东亚国家政府对引导产业发展具有较高热情,在3G和4G时代,中、日、韩等国政府都对技术标准的选择与发展给予了很多的引导与支持,借此促进本国产业的发展,在5G时代,这一传统将得以保持。

目前,中、日、韩三国政府都在积极推动本国在5G技术方面的研究,通过设立国家研究计划及成立产业组织,推动本国在5G时代抢占先机。例如,我国工信部、发改委和科技部联合推动成立了IMT-2020(5G)推进组,聚合产学研用力量、推动我国5G技术的研究与国际合作,其成员包括了我国主要的运营商、制造商以及高校和科研机构。同样,韩国的5G Forum和日本的5GMF等5G行业组织也都具有很强的政府推进背景。韩、日政府也分别制定了关于5G发展的战略目标,并计划利用2018年平昌冬季奥运会和2020年东京夏季奥运会的机会,实现5G网络的早期商用部署。

东亚国家政府在技术发展方面的积极姿态对其它国家或区域政府产生了显著影响。例如,欧盟采取了比3G和4G时代更为积极的产业政策,不但在其第七框架研究计划(EU Framework Program 7)中设立了多个关于5G技术的研究项目,还利用“公私合作机制”(Public Private Partnership)设立了“5G基础设施公私合作项目”(5G PPP),计划在2020年前对5G研究投入7亿欧元,以保持欧洲在先进无线技术领域的竞争力,刺激欧元区经济发展。

中国5G研发加速跑

1G到4G解决的主要是人与人之间的通信,5G则是要解决人与物、物与物之间的通信,并且在此基础上实现无处不在、低能耗、更安全的网络。虽然目前5G标准仍未明确,但物联网带来的庞大终端接入、数据流量需求以及种类繁多的应用体验提升需求等,使得关于5G的需求已经提前得到了业界的广泛认可。

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通信标准研究所所长王志勤认为,移动互联网和物联网是5G发展的双驱动,在物联网和移动互联网两大趋势的推动下,5G正成为各方关注的焦点。

Ovum电信行业首席研究官 Mark Newmanz表示,5G越来越被视为一种支持物联网的技术。正因为如此,5G承载的功能正在发生变化,改善网络延迟与速度的提升同样重要。而新概念如工业互联网、“工业4.0”也正与5G的商业案例相挂钩。

为了让技术跟上时代变化,我国三大运营商均积极参与5G研发。中国移动早在两三年以前就已经启动了5G技术的研发工作,并持续推动虚拟化云端无线接取网络(C-RAN)。中国移动在MWC2015上,还宣布与日本NTT docomo、韩国KT开展5G合作,3家运营商将共同针对亚洲市场研究和丰富5G的需求,开展5G关键技术及系统验证,并与全球标准化组织合作以实现全球协调一致的频谱规划和统一的5G标准。

中国移动大步向前,中国联通、中国电信也不甘落后,已投入巨资进行5G的研究,目前已经在5G需求、愿景、关键技术等方面取得了积极的进展。

而我国的设备商华为、中兴也在全力开发5G技术,这些技术将支撑移动连接的未来。他们公司希望2018年能测试某种5G技术。

据了解,华为目前已经在5G组网架构、频谱使用、空口技术、基站实现等多个领域取得了突破性进展。华为无线网络产品线杨超斌曾透露:到2020年,华为将投入6亿美元研发5G技术,实现5G标准化。按照整体规划,到2018年华为将开始部署5G实验网,2020年部署5G商用网。

而中兴通讯方面则推出了“Pre-5G”的方案,这是介于4G和5G之间的概念。Pre-5G在吞吐率、延迟等方面能够提供远远高于4G的用户体验,甚至可达到接近5G的水平。而Pre-5G与真正的5G区别在于:5G需要等待标准完成、芯片与终端成熟才能被用户接受,而Pre-5G则可以在4G网络上逐步引入,让用户更早体验到类似5G的服务。